关灯
护眼
    不过是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,她就迅速调整好心情,随便找了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。

    今天,商淮景穿的是一件中式亚麻黑的T恤,撞色的黑包金的盘扣在灯光下熠熠生辉,右肩往下秀了几朵祥云和一只仙鹤,而坐下摆则秀了一只展翅腾飞的鹤,衬得他与以往都不同,西装的他是沉稳内敛的,而一身中式复古打扮让他显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,倒像是……那话本里的天外之人。

    这让秦晓晓想起第一次撞见他上课时穿的那件水墨色长衫,那会儿她便觉得他怎么可以那么的温文尔雅,与平日里皱着眉头对她不冷不热的人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秦晓晓盯着他看了一会,目光又落在与七叔站在一起的周奕身上,她手里没拿相机,应该不是来工作的吧,倒是一直拿着手机,对着台上的商淮景各种角度一顿咔咔拍,看起来倒像是给热恋的对象拍照纪念。

    秦晓晓低下头,轻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喂,香友,你怎么来这么晚?没有材料我借你一点吧。”隔壁桌的人突然说话,吓得秦晓晓差点摔下凳子去。

    她看着眼前一身白色休闲风的男子,秦晓晓并不认识他,对他的好意也并不感冒,忙摇头:“不,不用,我不做,我只是来看看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喔~”对方一拍脑门儿,“你,你,你不是那个秦晓晓嘛!”

    对方的声音不算大,但也顺利的吸引了周围的目光,秦晓晓社死的将头埋在桌子上,朝对方做了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对方声音也跟着降了下去,“我买了风雅颂系列,你的那个惊蛰哇我真的太喜欢了,我按照你的方子做了一次,却都不太满意,您快给我指导指导……”

    秦晓晓看着对方激动、热情的模样,也跟着开心起来,她从选材到配伍,一点点的给他说,对方也从不停地摇头到最后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个里面其实很简单的,就按照这样配伍一定是可以得到你满意的香韵的。”

    “香韵……哇,您太会容易了,对,我就是想要一种万物复苏春意盎然的一种意境,可惜怎么做都差了那么点意思,还有那个配方里的兰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秦晓晓想了想,“你读过《陈氏香谱》吗?”

    “看过看过,这可是做香必备的书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在古代若有些花或木难以得到,我们会用其他的香料来配伍和香,像在宋代,兰花的香气就用过几味香药来合成模拟过的,并没有比真正的兰花逊色多少,相比来说,这样做出来到兰香香虽没那么纯,但韵也足,如果不是太苛刻,可以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您,真的是太感谢了。”

    秦晓晓指了指前方:“快听课吧。”

    对方点头:“嗯嗯,谢谢你,你是来看商先生的吧?你们是不是情侣呀?我一直听商先生的课,没想到您的手艺比他还好,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误会,我只是他的员工。”

    男子做了一个“封口”的手势:“懂,我都懂,你们这些大佬啊这是秘密恋爱,不能说。”Μ.

    见解释不通,秦晓晓也懒得说了,告了别就匆匆离开了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时,站在幽暗的走廊里,她回头看了眼台上的商淮景。

    不过是一眼,她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在楼下转了一圈,她又去许爷爷那里拿了一些药材,许爷爷的药房在学校的后边,需要穿过中医药大学的后巷“没药大道”,秦晓晓大包小包拎着走在种满金银花的后巷,学生们来来往往,一片欢声笑语,秦晓晓也被感染了,心情跟着明朗了不少。

    出了“没药大道”,左拐两百米是一处公交车站,她拎着药往公交站牌走去,突然,呼啦一声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她面前,她并没有觉得这车与她有什么关系,于是继续低头往前走,那车却也慢慢悠悠的跟着,直到她停下,逆着光看过去,车窗摇下来时商淮景的脸赫然出现,秦晓晓感觉到自己心跳都快了一拍,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去哪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不劳烦你了,我坐公交车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我这边结束了,正好没事。”

    秦晓晓瘪瘪嘴:“那你不要陪周记者吗?”

    “我人都已经在这了,你觉得呢?”商淮景下车,拿过她手里的药材,又替她把副驾驶的门打开,“有什么先上车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不用。”

    “晓晓,你说的都听了,你让我试着和周奕相处,我答应你了,你让我不要总是出现在面前我也做到了,现在我就想送你回家而已,你……就当是打了一辆出租车吧,要不你做后边。”

    秦晓晓抿着嘴,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去那里不是找我有事吗?”

    这话正击秦晓晓心怀,是啊,去哪里就是为了看看他,听听他上课,现在又干什么要置气呢!他说的没错啊,是自己非要把他推给周奕的,何况,何况他抛下周奕追了过来,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下……

    秦晓晓钻进副驾驶:“那我不想回家,去哪里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抛下工作也可以?”

    “不信呐?”商淮景将手里的药材放到后备箱,边往驾驶座走边回应她,“考虑一下,想去哪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秦晓晓想了想,回他:“我想去秋乐镇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可以啦?刚刚不还说去哪都行吗的嘛。”

    去秋乐镇。不过是突然兴起,是怀了一点小私心,想趁此机会多和他相处几日……想来,只有那里最合适。